爱人每天都在求死:无关风月

青黛忽然想到一个问题:“他要是死了不就杀不了我了吗?那我会怎么样?”

由于她的失误,战神大人的元神坠入轮回。

这是她在芳菲阁里最常听到姑娘们对嫖客说的一句话。

青黛:“呵呵呵,这可是你干的,和我无关。”

对不起,打扰了。”

他到芳菲阁找青黛,“因为你我被停职了,你看你要不要负责任?”

江湛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我跟陛下求情了,我手上有免死金牌,陛下答应饶你一命。我会安排你假死,离开京城。以后,你不要再做伤天害理的事了,好好赎罪吧。”

青黛见到了那些孩子们

青黛瞻仰了一番战神大人的容颜,露出了慈祥的微笑,虽然她不知道薛妈妈约战神大人有什么事,不过现在这里是她的场子。战神大人既然到了她的场子,她就得把人伺候得舒舒服服是不是?

小太:“叮咚,目标匹配成功。”

药王神君他老人每隔百年就会下凡布施恩德,凡间种种,她早在药王神殿就听说了。

三皇子离开后,青黛自言自语:“花骨朵儿是什么意思?”

江湛不再是她的情人,从前温柔的神色不复存在。他神色冷淡地看着青黛,看了好久都没说话。

天帝大怒,罚她同入轮回,生生世世为战神所杀,生生世世记得被杀之苦,直至战神归位。

每个店铺都要进,每个摊子都要光顾,出一趟街,能拎回十袋八袋东西,仿佛十几年没出过似的。一开始,江湛还以为她光顾的铺子里有接头人,一番调查才发现,她真的,纯粹就是买东西。

青黛道:“孩子你还小,不知道人间险恶。做人眼光要放得长远,像江湛这种人才,拉拢他比杀了他价值更大。三皇子正是用人之际,如果江湛能站到他的阵营,岂不是如虎添翼,胜算又多了一筹?”

“先快活快活再说。”

青黛发出一声意味深长地“哦”,小太:“你‘哦’得好奸诈,我好怕怕,你想做什么?”

得以保住贞操的江湛喜极而泣,流下了两行英雄热泪。

不杀她就算了,还不让别人杀她。谁特么要赎罪啊?

江湛自然瞧出不同来。

她被打懵了,半晌才回过神来,点头哈腰道:“我已经说动了江湛,他正在考虑中。殿下放心,他如今重伤难行,我要捏死他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。他敢不答应,我马上就弄死他。”

“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,你要先听哪一个?”

六扇门调查五石散事件也有好些日子了,一直没有头绪,如今查到芳菲阁线索便断了,江湛如何能罢休?发誓定要将薛妈妈绳之以法,将芳菲阁连根拔起。

“为……为什么?”

青黛露出高兴的笑容:“那我们等到那一天好不好?我不想别人说闲话。”

江湛脸色一僵,忙不迭地就要下床:“什么时候来?你怎么不早说?”

小太:“警告警告,美男当前却不享用不符合薛妈妈的人设!”

小太:“警告警告,主动承认罪行不符合薛妈妈的人设。”

青黛不言不语,就只是看着他。

青黛这些日子扯谎跟吃饭一样,顺手捻来:“我跟三皇子有不共戴天仇,我弄不死他,就想借你的手来搞垮他。”

这之后,青黛同江湛的关系越发亲密了。青黛终于完完整整地任了他,也带他去了秘密基地

小太:“这不是系统有漏洞,太上老君又将我召回去修复了一下嘛。”

姑娘们轻浮地笑起来,有些不安分地想伸了手去挑江湛的下巴,叫江湛一记冷冰冰的眼神又吓得缩了回去。

“叮咚,系统激活成功,欢迎使用惊雷紫电系统,我是你们的小可小太,接下来您在凡间的生活将由我为您服务。”

小太继续说:“好消息就是现在惊雷紫电惩罚我劈得很准。坏消息是,战神死后重新投胎长大成人还要十几年的时间,在合适的人选出现之前,你就以薛妈妈的身份继续生活吧。”

但是,青黛没有带他去过三皇子的秘密基地。

就这样,江湛在芳菲阁住了下来。

三皇子不信任江湛,叫青黛试探他。

这还叫没诚意?难不成要叫正在服务的姑娘们也上来才叫诚意?

青黛又下一剂猛料,嘴唇凑到他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,柔声道:“你也知道有我啊,放心吧,姐姐罩着你。”

当晚她就去了一趟秘密基地。

小太幽怨地说:“其实你这个行为不符合薛妈妈的人设。”

小太果真不知人间险恶,就这么被青黛绕进去了。

昨儿三皇子派人来传话,叫青黛把江湛引到这处树林来。青黛当然知道把江湛引到这里来没什么好事,不过人是战神大人,天界武值杠杠的神仙,几个凡夫俗子能奈他何?

“薛小星,女,二十九岁,芳菲阁现任老鸨,人称薛妈妈。为人精明市侩,心狠手辣,从业十多年,逼良为娼,拐卖幼女,坏事做尽。最近,因非法为客人提供禁品五石散,正被六扇门调查中。”

青黛躲在树后看了许久,脸色渐渐凝重。

小太:“这你就不知道了吧?有很多男人,包括三皇子自己,就喜欢年纪小的女孩。”

花骨朵儿?是什么?

青黛小鸡啄食般点头:“知道知道,我一直都知道。所以我俩是各取所需,你不欠我什么。我有罪,我是坏人,你别救我,你让我死吧,当然能死在你手里我是最开心的。”

“为什么?”江湛难以置信,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青黛两眼一弯,转移话题:“再问你个问题,假如我没被战神杀死,而是被其他人杀死或自杀,会怎样?”

她的良心一下子就不好过了,心想:“薛妈妈和三皇子简直禽兽不如。不行,我得想法子把这些孩子救出来。”

她看向他的目光,不同于往日的精明防备,而是带着一丝愧疚和崇拜,以及笑容里显而易见的讨好。

江湛绝望地伸出手:“不是你们想得那样……”

青黛窃喜,这个设定她喜欢。这就相当于只要战神不死,她就能无限循,使劲造。

江湛一愣:“说了什么?”

青黛活了这么久,从草药到仙子再到凡人,还从来没挨过巴掌。

青黛把勺子送到他嘴边,笑:“还能说什么?说你在我这边养伤呗。你手底下那些人跟你感情挺好,还说要来看你呢。”

江湛冷笑:“你一个老鸨,凭什么许我高官厚禄?”

随着青黛版薛妈妈的一声令下,房间内立刻多了一桌精美席面,以及环绕在江湛四周,着装暴露的美貌女子们。

青黛道:“她被爱情蒙蔽了双眼,无条件信任爱人。”

系统还有这项服务?那真是打了瞌睡枕头就递上来了。

江湛神色一震:“你一直都知道?”

江湛的瞳孔猛然收缩了一下,他说:“会的,青黛,我会八抬大轿把你娶回家。”

她触发了事件关键词,小太解说道:“花骨朵儿就是幼女的意思,三皇子有一处秘密基地,囚禁了很多幼女,平日就就交由薛妈妈打理调教。”

江湛长吁了一口气:“如此,我救你也不算有违道义了。”他转身,“晚上会有人来带你走,明天便会传出你畏罪自杀的消息。你放心,有圣上的肯,没有人会为难你。往后你好好过日子。”

六扇门的总捕头在芳菲阁老鸨床上躺了半个月,无论有什么理由,传出去都是一段令人浮想联翩的桃色新闻。

忽然青黛停下了动作,骂了一句:“糟糕,我来月事了。”

怕她不理解凡间的个别用词,小太又贴心地解释道:“芳菲阁就是青楼、妓馆,专门提供女人给男人寻欢作乐用的。老鸨就是这个芳菲阁的老大,青楼里的所有姑娘都要听她的。”

青黛回想了一下药王神君曾经讲过的《西厢记》《杜十娘》等故事,说道:“大概就是你喜欢我,我喜欢你,你不懂的,凡人的感情很复杂的。”

然而小太没有回音。

原来多年来三皇子一直结党营私,收买和威胁朝廷官员。

小太幽幽出声:“我觉得以薛妈妈的精明,不可能看不出江湛有问题。”

是前几日自己苦口婆心的劝诫唤醒了她尘封已久的良心?

江湛难以置信,脸色愈发红涨,“不要脸!你要是敢碰我一下,我就杀了你!”

江湛的腰带被扯下,红色的捕快袍敞开了一半,曾经入龙潭闯虎穴眉头都不皱一下的江捕头,眼睛红了。

青黛觉得没必要了。

8

江湛神情带了一丝悲悯:“是我利用了你的感情,这是我最后能为你做的,以后,我们两清了。”

更令人发指的是,供这些官员取乐的全都是不满十二岁的幼女。

圣上大怒,严令六扇门彻查此事。赐江湛尚方宝剑及免死金牌,京城上下,勋贵豪宅,任君调查。

谁叫她一时贪嘴,把药王神君养在碧水池的锦鲤给吃了呢?

元平十六年七月十三,京城发生了一件大事。

明面上,他是芳菲阁的护院,暗地里,他是薛妈妈的心腹兼情人。

“战神大人的战斗力是不是太弱了些?天哪,他胳膊被划了一刀!”

青黛也是昨天触发了事件关键词才知道,芳菲阁的背后还有一个大靠山——当朝三皇子,太子的大热人选。难怪芳菲阁有恃无恐,什么生意都敢接。

小太:“你想多了,薛妈妈纯碎是看上江湛,想和他成就一番好事。”

青黛的心情极其复杂。

这日晚上,他亲自熬了燕窝羹送到青黛房里,坐下之后就不肯走了。

他被停职查看了。

青黛:“那我现在该怎么办?”

青黛:“你为什么不早说?”

他跟踪了薛妈妈好几日。

三皇子满意地点了点头:“好好调教调教,上次那几个太调皮了,吴大人他们不是很满意。”

江湛一声嘶吼:“别进来!”

青黛也笑:“你能耐那么大,应该早就查到我芳菲阁背后另有大靠山吧?人活一辈子,不风风光光一番如何对得起自己?”

青黛:“我知道,我就是问问。”

他身上的伤虽然结疤了,但还经不起这样大幅度的动作,青黛赶紧丢了汤碗去按他,便在这时,门口传来小丫鬟的声音:“妈妈,六扇门的捕快们来看江捕头了。”

青黛恍然大悟,美男计啊!

小太:“无视警告,启动三级惊雷紫电惩罚。”

这一日,江湛跟踪她来到了一处偏僻的树林里。他心知有异,不由地握紧佩刀,绷紧了神经。

京城第一大青楼芳菲阁其实是他的产业,薛小星作为老鸨,多年来助纣为虐,不仅为三皇子刺探各府隐私,还私下买卖五石散。

眼见着江湛就要走出牢门,青黛冲上前去一把抽出了他的佩刀。

眼见着就要气急攻心,再喷出一口血来,青黛忙道:“逗你玩呢!其实我救你是因为——”她故意拉长了声音,好似要说什么惊天大秘密,“我是你失散多年的亲妈。”

江湛抖了抖眼皮子,闷哼一声,幽幽睁开了双眼。青黛立刻殷勤地凑上去:“你醒了?饿不饿?渴不渴?要不要先喝点汤?”

最小的才五岁,最大的也不超过十二岁。

江湛好不容易维持的神情瞬间崩碎。

随着他的话音,朗朗晴空,一道闪电伴随着雷声劈了下来。

说是秘密基地,其实不过是闹市中的一座大宅子,伪装成普通的富户人家,外头一点看不出里面的龌龊。

江湛起身,拂了拂身上不存在的灰尘,“薛妈妈这么没有诚意江某还是回去了。”

公职人员和名声不大好的青楼妈妈搅在了一起,江湛的职业生涯遇到了重大危机

话音刚落,他忽然脸色一变,“你在酒里下了什么?”

然而,她又一次猜错了。

他的官服是红色,被鲜血浸染也不过是颜色深了些。

7

如今更是主动出击,叫人带了口信给他,说有要事相谈。想他江湛作为六扇门捕头,闯过杀手组织,逮捕过皇亲国戚,区区一个弱质女流的邀约,他自然不放在心上。

太麻烦了,这一世一世的重启下去,她何时才能赎完罪重回天界?

江湛苍白的脸一下子绿了,怒骂道:“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……咳咳……”

她下意识地问小太:“薛妈妈是想让江湛憋不住和芳菲阁的某位姑娘翻云覆雨,从而拿住他的把柄吗?”

三皇子这才又把刀插回了刀鞘里,道:“最好如此。”

“小太?小太?”她焦急地呼唤系统。

毕竟她是来受罚的。

皇子结党营私本就是大忌,更何况席上还出现了大量朝廷明令禁止的五石散。

晚了。

他这样一说,青黛倒愣住了。原本这些话是用来忽悠他的,没想到他心性这么不坚定,为了荣华富贵这些过眼云的东西,就可以没有原则地叛变。

等到江湛痊愈,能行动自由的时候,关于他是青黛情人的谣言已经满天飞了。

江湛脸色更加不好了,把青黛拉到没人的地方,小声说:“我想去主子身边做事。”

江湛的身体肉眼可见的抖了几抖。

不过,听说归听说,当她真的变成老鸨时,她的心情还是相当复杂。半响,她颤抖着声音问:“战神大人在哪?”

薛妈妈这几天有点……浪,白天芳菲阁不营业,姑娘们大多在休息,以往薛妈妈都是深居简出的办她的事业,如今却日日在街上闲逛。

她救了江湛,三皇子自然是不能轻饶了她。

江湛浑身是伤,尤其是背后,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,从肩头蜿蜒至腰际,稍稍一动就疼痛难当。他皱眉倒吸一口凉气,眼珠子瞪向青黛:“你这个蛇蝎女人,你又想耍什么花样?”

小太:“咳咳,系统拒绝您的提议。”

然而,今日的薛妈妈却显得有点……诡异。

青黛没法子,只得叫一屋子的莺莺燕燕先撤走。姑娘们一走,屋子里立刻冷清了许多,她轻咳一声,摆出一副谈正事专用的严肃神情:“江捕头,我知道你怀疑我滥用违禁品。我有一个小小的疑问,假如我,假如啊,我说的是假如,假如我承认了我做的那些坏事,你会杀了我吗?”

江湛沉默片刻:“你让我考虑考虑。”

江湛浑身发软,毫无反抗能力,推拉之间帽子也不知什么时候掉了。

只见青黛衣衫不整地趴在他们头儿身上上下其手,而他们可怜的头儿,脸色憋得通红,一脸坚贞不屈。

她站了起来,“不行,我要去救他。”

9

短暂的寂静之后,捕快们识相地扔下补品走了,其中一人还贴心地关上了房门。

江湛以为青黛要自杀,出手就要阻拦,哪知那把刀并没有横到她的脖子上,而是一下子深深没了他的腹部。

青黛提议:“要不你到我这儿来当护卫或是打手,”顿一顿,“龟公也行。”

怎么回事?

她每隔几天就会出去一段时间,什么人也不带,一副十分警惕的样子。

江湛似松了一口气,用力点了点头。

他死不瞑目。

青黛一听,两眼一翻,直挺挺地晕了过去。

短短五天,江湛就查出了事情始末。

原本就不是一条道上的,如今更是新仇旧恨一起上涌,恨不得将薛妈妈砍成十八块。

江湛和薛妈妈的梁子算是结下了。

5

幸得药王神君看在她跟随百年的情分上替她求情,天帝便免了她轮回之苦,只要她一世为战神所杀,便算她恕了罪,结束惩罚。

青黛把江湛弄回了芳菲阁。

青黛照顾江湛可谓是无微不至、尽心尽力,除了不给他把屎把尿外,一切都是亲力亲为。

她杀了江湛,圣上不会饶了她的。

本来还怯弱弱的青黛听到这句话虎躯一震,“真的?”立马手也不抖了,音也不颤了,手脚利索地就把江湛扶到里间的床上。

这可是战神啊,天界的精神支柱,是任何情况下都铁骨铮铮,毫不屈服的战神大人啊!

被解救的十七名幼女,全是她从全国各地拐卖过来的。

江湛又问了一遍“为什么”,青黛还是没说话,他的血越流越多,脸色越来越苍白,终于支撑不住,“砰”一声倒在了地上。

同样忽悠人的话,青黛也跟三皇子说了一遍。

青黛一怔。

“啊??”青黛还未反应过来,门外便响起了敲门声,一拉开门,便见门口站着一位红衣佩刀,头戴黑帽,神情淡漠,面容英俊的年轻男子。她忽然醒悟,这就是战神大人啊!

青黛扶额:“不用解释,我懂。”

青黛替他满上酒,笑容真诚:“江捕头喜欢哪一个尽管说,今晚我就她留下来陪你。”顿一顿又加一句,“喜欢两个三个也成。”

果然薛妈妈进了树林拐了几拐就不见了人影,倒是树上铺天盖地地飞下了好几个蒙面黑衣人。

圣上下令贬三皇子为庶人,终生囚禁在宗人府。涉事官员一律处斩。另封查芳菲楼,归还姑娘们卖身契。而薛小星,作为三皇子的心腹,罪无可赦,被判了后处斩。

“对了,六扇门的人在到处找你,我就使人过去说了一声。”青黛一边吹着勺子里的汤药,一边柔声细语地说。

小太的声音又响起:“是否阅读原主资料?”

一定是他跟踪的时间太长,眼花了!

从前他和她也没有深交过,只知道她不是好人,背地里做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。偶尔办公碰上,也是一副精明市侩、满身铜臭味的胭脂俗粉样。和京城中其他青楼的妈妈们没什么两样。

“你可算回来了,呜呜呜,我好苦啊!这到底怎么回事?你去哪了?你知不知道我受了什么苦,我可是仙女啊?”

青黛不理他,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就冲了过去。

她不知道哪里出了错,不过这也不算坏事。

青黛:“我不敢啊,这可是战神,天界多少仙女心中的白月光!”

小太:“警告警告,救江湛不符合薛妈妈人设。”

“就是男人对女人的那种喜欢,这种男人心理都不正常,薛妈妈平日替他们拉皮条,没少干缺德事。”

青黛当然知道媚药是什么药,不过薛妈妈给江湛下媚药做什么?

她点了点头,一段文字出现在她眼前。

小太:“其实我还在测试阶段。”

青黛憋不住了,主动出击,她上前一步,江湛条件反射地后退一步。她凄惨一笑,含情脉脉凝视江湛:“你知道我最爱美了,在那么多人面前被砍掉头,样子一定很难看。你如果念着旧情,就亲手杀了我吧。”

惊雷紫电系统是什么?

当朝三皇子在天水巷的某座私宅里,宴请了大批朝廷官员。

这个念头刚从脑海里过,她就暗道一声“糟糕”,小太又要警告她了。谁知过了许久,小太都没有吱声。她心中一动,试探着问:“小太,是不是我脑子里想什么你都知道?”

青黛连忙摆手:“没有利用,没有利用,我一点都不喜欢你,真的,我不喜欢你,我知道你是假意投诚,我故意引你去秘密基地的。”

江湛已是重伤,强撑着不肯倒下,目光冰冷地瞪着面前的黑衣人。

青黛颤抖着双手去扶江湛,哆哆嗦嗦地调戏道:“来,让姐姐好好疼爱你一番!”

原六扇门捕头江湛,带领六扇门上下,一举捣破了此处。

小太:“爱情是什么?”

青黛:“明白是明白,不过我有一个疑问,你不应该叫老太吗?太上老君都多大年纪了,还小太?”

他低头看看腹部,又抬头望望青黛,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。

“不是有你吗?”江湛忽地凑近了青黛,属于男子特有的气息瞬间将她包裹。他的眼睛里仿佛燃烧着一团,热情又充满渴望地凝视着她。

小太:“你得触发事件关键词,我才能告诉你!”

江湛足足考虑了两天才告诉青黛,他接受她投诚的提议。

青黛同江湛东拉西扯了好长时间,江湛酒也喝了,菜也吃了,渐渐有些不耐烦。

青黛道:“别害羞嘛,凡事总有第一次,你要是喜欢,往后你来我这儿我都不收钱。”

这是要收买他了。江湛心知肚明,抿了一口杯中的酒,淡淡道:“薛妈妈不是约了我谈要事吗?既是要事,这么多人在场不方便吧?”

10

有时碰到街上乞讨的叫花子,她还会大发善心地大手笔赏几块碎银子。搞得乞丐给她磕头连呼观音菩萨。她仿佛很喜欢这个称呼,一听就笑得花枝乱颤,还略微有些娇羞。

正好把那几个黑衣人劈晕过去了。

青黛奸笑,“牡丹花下死做也风流,嘿嘿嘿。”

青黛不在乎江湛是真投诚还是假投诚,所以她自个儿编了几个试探江湛的故事讲给了三皇子听,三皇子很满意,总算是相信了江湛。

“不……”青黛绝望地伸出双手,“你别走,我……我宁愿死……”

她望着江湛,神色柔和,一本正经说:“江湛,我对你是认真的。你会娶我吗?”

青黛坐不住了,她虽然知道薛妈妈拐卖幼女也是要她们来卖身接客的,但没想到不等她们长大就要送出去。

青黛擦了一把冷汗,听得三皇子又问:“我的花骨朵儿们怎么样了?”

傻愣了半响,青黛道:“你太客气了,不同了,还是然我被砍死吧。我忽然觉得砍头也不是那么难看,脖子里滋一下喷出血应该很壮观吧?”

江湛不是第一次和薛妈妈打交道。

“我要不要去帮他?”

1

果然就算是转世为凡人,战神大大的气质容貌也还是鹤立鸡群,卓然不凡啊!

青黛的眼珠子滴溜溜在他身上打转,轻笑:“我能耍什么花样?不就是把你先奸后杀,再奸再杀!”

小太:“系统有设定,你自杀不了。如果被其他人杀死也不要紧,再重新找一个合适的躯体呗。”

青黛手里的生意,正当的和不正当的,他都了解参与了不少。

青黛觉得她养个儿子也不过如此了。

“你这个喜欢的意思……”

小太自知在这方面没有发言权,识相地闭上了嘴巴。

三皇子非常乐意听到这样的传闻,所以青黛也没有过多澄清,毕竟前些时候,她还想强上了人家。

深更半,孤男寡女,青黛的汗毛一下子就竖了起来。

江湛咽了咽口水,脸上一副视死如归、英勇就义的神情。

江湛的伤需要在床上躺半个月,既然他投诚了,青黛也就没给他挪地方,就在芳菲阁她的闺房内养伤。

什么?!青黛好似被雷劈了一下。

如今是怎么了?他怎么忽然觉得她身上冒出了点仙气,不俗了?

她这是疑问句,听在江湛耳里却成了陈述句。

青黛面色不变,答:“挺好的,都挺好的。”

青黛露出妩媚的笑容,食指在江湛胸前点了点:“死鬼,讨厌。”

青黛一脸懵逼,“啊,我在酒里下药了?”

青黛哭无泪,一遍又一遍地呼唤小太。终于在一个月的时候,小太又有了回音。

“你要知道,江湛这样的人,如果不能站到我们这边,死了才是对我们最有利的。”

4

监牢内,青黛一身囚衣,神色平静地坐在一堆稻草上。

有没有法子让江湛直接杀了她呢240">思索间,牢房外传来铁链碰撞的声音,她抬头一看,哟,江湛来看她了。

请了大夫,开了药,守了一夜,终于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。

是真的闲逛。

附身到上头指定的凡人体内,一段熟悉的声音便在青黛脑海里响了起来。

他这话说得一本正经,义正言辞脸上也无任何轻佻神色。但青黛正和楼里的姑娘们学打叶子牌,这些姑娘可不是省油的听,一听这话就哄然笑了起来。

熟悉的声音传出来,在地牢里待了一个月就受不了的青黛,一下子没绷住,哭了出来。

2

没想到她高估了江湛。

青黛不解:“他囚禁那么多幼女干嘛?直接送芳菲阁慢养大不是更好?小的时候还能当丫鬟指使,多省事?”

嗯,是个美女,眉目如画,风情万种,就是年纪有点大,看样子得有二十五六了。

“要我们妈妈怎么负责?娶了你?”

偏了……

圣上得知江湛死后怒不可遏,他下令将青黛永远关在阴暗潮湿的地牢里,直至她死去。为了防止她自杀,他还派了暗卫日夜监视她,让她求死不能,求生不能。

“薛妈妈不会是单纯叫我来吃饭喝酒的吧?”

青黛就笑了:“能在主子身边做事的都是跟了他五年以上的老人了,你初来乍到的,凭什么啊?”

江湛抖了抖嘴唇,咬牙切齿:“我今年二十六,你只比我大三岁。”

6

青黛狠心抽出刀,眼睛一眨不眨地死死瞪着江湛,就等着他死了触发毁灭系统。

青黛松了一口气,好了,可以触发毁灭系统,重启下一世了。

明明是快三十的女人了,言行举止还似十七八岁的姑娘。江湛看不过眼,别过头不去看她。她自顾自地说:“你是六扇门的捕头,做到老做到死也还是一个小小的捕头。我薛妈妈惜才,给你指一条康庄大道。只要你投靠了我,我保证你以后吃香的喝辣的,高官厚禄,荣华富贵享受不尽。”

江湛是真的看不懂这个女人。

门被推开了,一群便服捕快目瞪口呆地看着房内的场景。

小太:“只有你的想法是和我对话的时候我才能知道。我只监测你外在的行为活动,其他跟我没关系。”

“你好卑鄙,居然下药,你想做什么?”他脸上潮红一片,下腹某处像有一团火在燃烧,他咬牙切齿瞪着青黛,“你居然下媚药!”

青黛又去解他的腰带,江湛气得声音都变调了,“薛小星我杀了你!”

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,小太又说话了:“是这样的青黛仙子,惊雷紫电系统是由太上老君研发出来,专门针对下凡受罚仙人的一个工具。简单来说,系统将监测你在凡间的活动,防止你做出违背原主设定的行为。你想和我说的话不用说出口,只要在心里想一遍我就能知道,而旁人也是听不见我的声音的。明白吗?”

小太:“他死了会直接触发系统的毁灭命令,你将从薛妈妈体内弹出。等他再次投胎后,有了合适的人选,你再去附身重启系统。”

这是太上老君……的声音?

而江湛看到青黛举着石头,目露凶光,也终于撑不住吐出一口鲜血倒了下去。

小太:“双拳难敌四手,更何况,战神大人如今是凡人之躯。”

“你想干嘛?”她抱胸靠墙,一脸警惕。片刻之后意识到这样的反应不符合薛妈妈的人设,不待小太提醒,便上前拉了江湛的小手坐到床边来,色眯眯地看着他。

这位芳菲阁曾经的花魁,如今的老鸨,油盐不进,软硬不吃,狡猾得似一只狐狸。他三番两次的试探,她半点破绽都没有露出来,反而叫江湛落了个假公济私逛窑子的闲话。

不过,饶她说得天花乱坠,性格阴冷的三皇子还是赏了她一巴掌,抽了侍卫的刀在她脖子上比划了一番。

“哎呀,女大三,抱金砖啊!”青黛一拍双手,笑得眼睛都眯成了月牙。

谁又能知道,一只普通的锦鲤,体内竟然栖息着站神大人受了损害的元神呢?

“你别做傻事!”

小太解说:“江湛,六扇门捕头,正在调查你。这次上门是因为你约了他谈事。”

江湛剑眉倒竖,脸色涨红:“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他实在听不得这些浪荡话。

青黛也不跟他在这种问题上纠结。

小太:“这不符合薛妈妈的人设。再说了,是你把他引到这边来的。”

然而,她等了许久,直到狱卒发现了死去的江湛,她都没有从原主的身体里弹出来。

3

小太:“上啊!”

青黛有点失望。

他等着青黛进一步动作,青黛于这方面只有理论知识,没有实干经验。上一回是听到江湛说要杀了她,才凭着一腔孤勇将江湛拖到了床上。而今,她就算真和江湛那啥啥了,江湛也不会杀她了。

救了那么多女孩,她不后悔。就是可惜了铺垫这么长,她又要重新附身,重头再来。

江湛薄唇一勾,“江某从不滥用私刑,如若你真的做了那些事,官府自会给你判刑。不过看在你坦白从宽的份上,江某定会帮你为大人求情。”

身为女人,不管是凡人还是仙子,最在意的都是自己的容貌。她环视屋内一圈,见南面窗户底下摆着一张精致的梳妆台,便凑到镜子前瞧了瞧。

加载中…